云南农业大学离退休工作处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支部专栏 > 云南干部高德荣践行群众路线事迹感人

云南干部高德荣践行群众路线事迹感人

【本文已被浏览过381次】

??云南干部高德荣践行群众路线事迹感人

在全国唯一的独龙族聚居区云南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,独龙族干部高德荣多年来从改善交通条件着手,手把手帮扶群众发展致富产业;任州领导后,为了群众早日脱贫,申请坚守独龙江;他不求回报,不谋私利,群众尊称他“老县长”,称他是群众路线的模范践行者。 心系群众坚守独龙江 

独龙江乡有逾4000名独龙族群众,偏远闭塞等因素叠加,贫穷落后。通县城90多公里的简易公路1999年修通,现在仍有半年因大雪封山而中断。

59岁的高德荣1975年毕业于怒江州师范学校并留校工作。他任过乡长、县长等职,甚至放弃到省里工作的机会。“独龙江的落后和贫困让他放不下。”贡山县政协原主席赵学煌说,老县长幼年家贫,是党和政府及乡亲养育他长大,与独龙族乡亲血肉相连的感情与生俱来。

“第一次见老县长,感觉样子就跟村里老大爹一样。”双拉娃村村民王丽萍说。在这位“老大爹”的多年帮扶下,王丽萍家种包谷、洋芋、苦荞,养猪羊,两个孩子也上了学,去年还买了辆摩托车。高德荣的车里常备着些大米、油等,下乡时遇到贫困群众,他总是给予帮助。“这些年,他的工资大部分是这样花出去的。”赵学煌说。

高德荣说:“自己的私事再大也是小事,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。”1988年,任独龙江乡乡长的他带着两位干部直奔昆明,向有关部门反映独龙江的贫困问题。他的真诚和独龙江的困难打动了领导,给独龙江乡安排350万元。于是他领着大家扩建了乡卫生院、中心校、四座人马吊桥等。

快要封山和开山时高德荣常驻守雪山,与交通部门人员刨开雪堆开辟运输通道。2007年5月,高德荣等人被雪崩掩埋,幸亏被及时发现获救。“这样的经历太多了,在独龙江工作你顾不了这些危险。”高德荣说。

丙当村小组护林员木新荣和老县长相识多年,多次一起巡山,老县长和木新荣一样用砍刀开路,啃干粮喝冷水睡防雨布。木新荣说,他还送给我摄像机让多拍珍稀动物,做好记录,让我好好看好这片山林。

高德荣2006年2月当选怒江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根据工作需要,州里同意了他回独龙江的请求。于是他把“办公室”搬进了独龙江。2012年,他卸任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只保留“州委独龙江帮扶领导小组副组长”的头衔。他说,这个我愿继续担任,因独龙族群众还没有脱贫。

干到前头带动群众发展

“老县长”的“办公室”在田间地头、施工现场、火塘边。当地许多村民养蜂,但蜜蜂进洞筑巢比例低和产量不高的问题经常困扰着大家。养蜂收入高,高德荣就带头养蜂,总结经验,很快蜂箱“存桶”率达到50%。现在,他碰到养殖户都要传授经验。

“独龙江的草果种植也是老县长带头的。”独龙江乡党委书记和国雄说,2007年高德荣就邀请专家开始探索种植草果,并带头种。独龙江乡适宜草果生长,草果现在成了当地重要产业。全乡去年亩产超500公斤的有20户,全乡草果收成达到80吨。

巴坡村新农村指导员李明富说,在巴坡村,老县长自己拿出种苗,把村干部喊来手把手教。“我在这里做指导员三个多月,在村里见到他几十次,一来就在基地和群众家里住几天。示范的草果有收获了,价格不错,群众就跟着种。巴坡村蜜蜂养殖已有2000箱,草果也种了2500多亩。”

离乡政府三四公里的地方有一排房屋,院子里养了鱼、猪,种了菜,这是高德荣的工作站,也是他培训当地群众的“基地”。培训内容丰富,从政策到法律、科技,延伸到家庭成员间的相处之道,他可以说上一天。乡亲们很喜欢听他讲,常常是几十名群众围坐在他身边。培训时间也不固定,一有时间他就宰猪、杀鸡,组织群众们来“基地”培训,晚了大家伙就睡在工作站里。2010年,省里启动“独龙江乡整乡推进?独龙族整族帮扶”项目。面对独龙族人彻底改变贫穷落后的机会,他把“办公室”设在独龙江的决心更加坚定。“上级照顾我们,兄弟民族支援我们。但不要总想伸手要,要多想如何放手干。”

现在,高德荣酝酿着更大的愿望:公路向北延伸进西藏,向东连接迪庆,从根本上解决怒江州交通“瓶颈”问题,将独龙江与西藏察隅、云南迪庆的梅里雪山合成一个环行旅游线路,让美丽的独龙江成为旅游胜地。

令人敬畏讲原则的老县长

多年来,高德荣竭尽所能,把国家对少数民族群众的扶持政策落实好,督促实施好帮扶工程,让群众得实惠。很多人对他又敬又畏。“畏”的是他讲原则,事情做得不对,工作干得不好,他绝不留情严厉批评。而“敬”的是他身正风清,敬业奉献,不谋私利。

当地群众一说老县长就说他“良心好”。但干部们找他谈工作,却犹豫再三,准备好才“敢”去。独龙江乡副乡长余金成说,老县长性子直、脾气烈,对独龙江了如指掌,对扶持政策烂熟在心。谈工作一项政策、一个内容没说对,他能马上指出,如关键问题答不上,还会当场批评。

1996年独龙江简易公路挖建中,高德荣提出,要力争最大限度保护好沿途的植被资源。每一次下工地、进村子,发现有乱砍乱伐,他当场严批,还向乡林业站举报。乡林业自然保护所副所长和小阳说,这三年,老县长举报的案件就不下10件。贡山县林业局局长肖永福说,老县长一人对独龙江动植物的保护,超过我们几个森管员的力量。

在“独龙江乡整乡推进?独龙族整族帮扶”工作中,高德荣负责现场督战安居房建设、交通道路等项目工程的总体推进。做帮扶项目的各施工队负责人,很“怕”老县长,因为老县长常在各项目点巡查,哪个项目点是什么情况,进度如何,他了如指掌。每当施工队因为主观因素而影响了工程质量、进度和安全工作时,老县长会直言不讳地指出。

儿子高黎明印象中的父亲一直忙,从小到大陪伴他们的大多都是母亲。高黎明毕业后回贡山考公务员,连考3年才考上。有人认为父亲身为州级领导,给儿子安排个工作很简单。但父亲对他说:“好好用功,多看看书。”“任州领导后按规定可安排一套房子,但他没有要,连现金补贴也没有要”,高黎明说。


年近六旬的高德荣,现仍奋战在帮扶工程的一线。他说:“看到群众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,是我最大的快乐。”


云南农业大学离退休工作处